·欢迎来到江苏援疆网

今天是:2017年06月26日

您当前的位置:江苏援疆网 > 援疆风采 > 干部风采 > 正文

人民日报追记江苏援疆干部王华:永远绽放的天山雪莲

2017-01-24 16:42:48
      
       3年前,江苏镇江句容市副市长王华(上图,资料照片)来到天山脚下,踏上了援疆之路,担任镇江对口支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前方指挥组副组长和四师师长助理。
       满屋的书和七大本工整的笔记,见证了他工作有多拼——
       看到医院楼道里加满病床,他连夜打报告,一趟趟跑资金,如今,医院17层的综合大楼投入使用;牵挂着可克达拉市高级中学的建设,他过年时还在开会讨论方案,如今,学校即将竣工;保障房小区、社区服务中心,在他的奔走下投入使用;他资助的学生,也考上了大学……
       今年国庆前,王华跟妻子许诺一定回家,却在8月18日,开会途中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年仅41岁。此时,距离他结束援疆工作返回江苏仅剩百余天。
       天山深处的雪莲花,从不与百花争艳。不慕虚荣的品格,让它成为新疆人民和万千内地援疆干部心中最圣洁的花朵。
       时间定格,鲜血凝固,王华的忠魂就这样留在了祖国边陲,幻化成一朵美丽的雪莲花,永远绽放在天山深处。
     【悲痛】他倒在援疆工作岗位上
      初秋的伊犁,车子行驶在连霍高速上。这条全长4395公里、堪称我国通车里程之最的高速公路,一头连着江苏,一头连着新疆,像一条彩虹把两地紧紧连在一起。
      车子驶出风景如画的果子沟,旁边是天山雪峰倒映湖面的赛里木湖。坐在车里的王华无意欣赏沿途美景。他与时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可克达拉市党委书记、政委张勇一起,正赶赴奎屯市兵团第七师,参加江苏省对口支援兵团工作座谈会。随身的手提包里,装着他熬了半宿写的工作汇报材料。
       医院综合大楼已投入使用、高级中学马上要验收、资助的孩子考上了大学……王华跟坐在前排的领导聊起了工作。
       砰!疾驰的车子与一辆运载沙石料、正穿过高速公路的货车发生碰撞,张勇多处骨折,王华身负重伤。
       8月18日下午3点08分,车祸发生后不到两小时,重伤的王华心脏停止了跳动,终年41岁。
      天山雪松为之低垂,赛里木湖呜咽含悲。
      当消息传回伊宁,镇江市援疆前方指挥组办公室主任、69团团长助理张永不敢相信,“当天上午11点多,王华出发时,我还到楼下给他送了份文件。”
       连续6年援疆的镇江市对口支援四师前方指挥组组长、现任兵团第四师师长丁憬,在出事后第一个赶到现场参与抢救,亲眼目睹战友心脏停止跳动,止不住失声痛哭。
       群众不舍王华。8月19日,王华的灵柩从博乐市运往伊宁市途中,当地各族干部群众自发前往伊宁市殡仪馆,手拉黑底白字的横幅,迎接王华“回家”。
       8月22日一早,伊宁市殡仪馆吊唁大厅门外就挤满了各民族群众,认识他或不认识他的,都赶来送王华最后一程。吊唁大厅站不下了,人们就站在大厅外,自觉排成两排,队伍一直延伸到了殡仪馆大门外。
       “倾注了您大量心血的可克达拉市高级中学项目就要竣工了,为什么不再等等?”可克达拉市教育局局长鲁建新对着王华的遗像一再鞠躬,他还记得,王华去世前两天,他们电话商量抽时间一起再去趟建设工地,现场解决问题。
       “不是说好大家一起来、一起回,一个都不能少吗?”3年前一同进疆的援友,此时也无语凝噎。
       “不是说好还有100多天就能完成任务回来,不是说好儿子小学我管、初高中你管的吗?”妻子王翔抱着王华的遗像,喃喃自语,泪眼模糊。这个从来信守承诺的人,这次却食言了……
       王华身高超过一米八,阳光帅气,出生在江苏镇江丹阳市一个清贫的农民家庭。他学习成绩优异,1994年考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上学期间获“北京市三好学生”称号,并光荣入党。毕业后,进入丹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工作。他历任民警、机关干部、乡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镇党委书记,经受了多岗位锻炼。2012年2月,他被提拔担任句容市副市长。
       2013年12月,王华肩负组织重任,阔别亲友,远离家乡,作为江苏省第八批援疆干部来到新疆伊犁。
      援疆生活是清苦的。经常随王华一起到团场调研的援疆干部张永记得,有一次去团场调研项目推进情况,天还没亮就出发了,当天走访了3个团场,与干部职工座谈、查看项目、到职工群众家“串门”……“结束调研已经是夜里11点了,我到宾馆收拾了下刚躺下,就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王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在整理笔记,有个地方需要核实一下,怕睡一觉忘了。’”
      翻开王华的笔记本,从抵达兵团第四师那天,一直到出事前一天,厚厚七大本日志,写满了993天的援疆工作。
     “越是到援疆工作收尾阶段,越是要对党、对工作负责,严格要求自己,站好最后一班岗。”这是王华生前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交流发言时说的,平时,他也是这么做的。
      “王华是兵团援疆干部‘两学一做’的典范!”中组部援疆干部、兵团党委组织部副部长秦富平说,王华勤奋敬业,工作出色,公道正派,是援疆干部的优秀代表,2014和2015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兵团对口援疆工作先进个人。去年6月,镇江前指获得兵团党委通报表扬,这在兵团援疆史上是第一次。
    【变化】他让这里改变了模样
      “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等到草原上送来春风,可克达拉改变了模样,姑娘就会来伴我的琴声……”经典名曲《草原之夜》歌唱的“可克达拉”,就在镇江对口支援的兵团第四师。2015年初,正式设立可克达拉市。其中,规划新建一所占地面积235亩、可容纳60个班3000人就读并可全寄宿的可克达拉高级中学,是江苏省投入援疆资金最多、体量最大的援建项目,也是王华承担的一项硬任务。
      如何高效地把投资2.6亿元、占地15.6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7.2万平方米的规划变成现实?王华从东南大学请来专家,春节休假都在沟通设计问题。一次次带队奔赴现场选址调研,图纸改了又改,方案审了又审,手续查了又查。2015年4月1日,项目终于开工了。
       江苏援疆干部、四师可克达拉市建设(环保)局副局长、78团副团长顾建武说,“他对每项工程都严把质量、进度关。”学校建设过程中,王华每周都跑几趟工地。“不去工地的时候,也老打电话问我,钢筋扎了多高了、框架起到几层了……基本上每个环节他都知道。”负责工程建设的援疆干部阚明星说,“规划就要变为现实,可他再也看不到了。”      
       王华要求项目不求“高大上”,要重点向民生倾斜。2014年初,王华在四师医院调研时发现医院到处人挤人,用房十分紧张,骨科病区楼道里都加满了床。调研结束,王华连夜赶写“支持四师医院综合大楼建设项目申请”。但当时援疆资金主要用于可克达拉市的项目建设,申请送到江苏省对口支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前方指挥部时,被退了回来。
       怎么办?想起患者期盼的眼神,王华铁下心:必须争取!前方指挥部、江苏省、镇江市……王华跑了一趟又一趟,申请递交了一次又一次,“我当时真的觉得没希望了,但他一直特别坚持。”与王华一起跑项目的医院副院长仇立春说。
       江苏省对口支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前方指挥部指挥长田洪对王华的执着印象深刻。“申请退回去又交上来、退回去又交上来,每次汇报工作都提,最后我们都被他打动了,硬是挤出了资金给他。”如今,17层的大楼已投入使用。
      “援疆项目帮我们解决了大问题。”兵团第四师军垦路社区管理服务中心党委书记徐凤珍告诉记者,社区以前蛰居在老旧厂房多年。2014年,投入援疆资金350万元,对办公用房进行了全面改造。2015年,又投入300万元,加上其他资金共计1200万元,建成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2014年以来,在王华的带领下,镇江前指累计投入援建资金3.93亿元,用于团场民生设施建设,拿出超过80%的援疆资金投向民生改善、职工增收、城镇化、教育等领域,实惠“看得见、摸得着”,可克达拉真的“改变了模样”。
      【痛惜】家乡人民对他不舍和惋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在王华住过的援疆干部宿舍墙上,还贴着他抄写的诗句。可以想见,多少个月圆之夜,面对如水的月光,王华是怎样思念着家乡,牵挂着亲人。
       8月23日上午9时许,王华的骨灰从新疆运回家乡镇江丹阳,村民、同学、同事等纷纷自发赶到王华家中送他最后一程。在王华家院墙周围,摆满了社会各界送来的花圈、花篮,寄托了人们对他的崇敬与哀思。
       在亲人眼中,他是一个懂事的孝子;群众眼中,他是一个没有架子的好干部;同事眼中,他是一个好领导、好兄弟。在吊唁现场,一些村民对王华的不幸去世深感痛惜。在护送王华骨灰回家的过程中,除了他的亲人,还有10多名20多年前的大学同学也自发前往新疆,参与了骨灰护送。
      “山水句容网”上一位名叫“玩玉”的网友,写了一篇近千字的长文缅怀逝者。文中写道,“王华副市长没有辜负家乡人民的期待,他负责重点援建的可克达拉市高级中学项目,必定会成为一座丰碑,将永远被人铭记。”
      从中队民警、组织部科员一直到副市长,15年的工作履历,寒门出身的王华每一步都走得脚踏实地。如果没有2013年冬天那场援疆动员会,他本可以沿着这条大道,前途无限地继续走下去。
      一架飞机飞过,“是四儿回来了吧!”王华80多岁的老母亲喃喃自语。前些年,王华的一个哥哥因故去世,接连痛失爱子,老人心中的悲凉可想而知。
      “年迈的父母,上小学的儿子,体弱的妻子,他从没跟组织说起过自己的难处。”2013年12月,镇江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岳卫平负责与选派的援疆干部谈话,他记得王华没有丝毫犹豫。但是这一走,对父母无法尽孝,对妻儿不能尽责,王华心里的滋味无法言说。
       那天,他早早回家,很少下厨的他为妻子做了晚饭,拉着妻子的手说:“王翔,我要去援疆。”一向支持他工作的妻子愣了片刻后问:“你去援疆,家里怎么办?”王华心里一阵发酸,抱着妻子说:“我欠你和儿子太多,等我3年,回来后我加倍补偿你们。”
       “去吧,在那边保重身体,我等你回来。”王翔擦干了眼泪。
       援疆期间,每天忙完工作,如果时间允许,王华都会给妻子打个电话,再跟儿子视频一会儿,问问学习。王华答应儿子,等孩子上初中军训时要亲自去送他,如今这个承诺永远无法兑现了。
       如今儿子的学校已经开学,刚上初一的王海源却不愿戴着黑袖纱去学校,“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没有爸爸了。”望着儿子一脸稚气的倔强,王翔鼻子一酸,转身偷偷抹去了泪水,“今后再难也要把儿子带好,要让王华放心。”
       斯人已去,长歌当哭,天山南北的人们会永远记住这一朵美丽的雪莲花。
     《人民日报》2016年10月14日4版
  • 主办:江苏省对口支援新疆驻伊犁州前方指挥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jsy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新疆伊犁州党委组织部信息管理处
  • 联系地址:江苏省对口支援新疆伊犁州前方指挥部
  • 联系电话:0999-8195705 传真:0999-8195708 邮编:83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