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江苏援疆网

今天是:2017年10月20日

您当前的位置:江苏援疆网 > 援疆风采 > 干部风采 > 正文

老百姓就爱实干型干部

2017-07-25 19:07:07
    2013年底,我作为一名援疆干部来到新疆伊犁州伊宁县。到任后,我除了县政府的正常分工外,还兼任巴依托海镇茶依其温村的“第一书记”。为了从根本上改变该村落后的面貌,我通过各种渠道甚至个人举债筹资300多万元,和镇村干部共同拼搏了两年,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成功异地新建了村委会办公楼和村民活动中心,同时解决了村民反映多年的出行难、看病难等问题。

    村委会启用那天,村里像过年一样,在新的村委会组织了一场演出,结束后现场200多名各族村民自发地排着队,逐个和我握手,他们说“要认识一下内地来的为我们办实事的援疆干部”。我流着泪和他们一一握手,尽管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眼里,我读出了一种肯定、感恩、信任和尊重。

2016年底,我圆满完成为期3年的援疆任务,即将返回江苏。临走前,我又来到茶依其温村,与村民们座谈。多年有病、足不出户的七十多岁维吾尔族老人吾斯曼听说后,硬是让家人用三轮车把他送到村委。他说要在有生之年,一定要看一看两年里让茶依其温村彻底改变面貌的“江苏干部”长什么样,还想和我合个影,请我去他家“喝一碗鸡汤”。


    我又一次感动了,感动之余也感悟了很多。不管什么民族、文化、语言、地域的群众,无疑都从心底里欢迎和拥护给他们办实事的干部。

曾听说过这样一件事。即将退休的哈佛大学教授罗尔斯在上完最后一堂课之后,已经走出很远,教室里的掌声还在继续着。这种“遥远的掌声”,是同学们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敬意,抒发一种朴素而深厚的情感。

我在想,一名干部,当他离开一个地方,他的身后,是否也会有这种“遥远的掌声”响起?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幸福的掌声、光荣的掌声,更是一种自我实现的掌声。可以肯定的是,在干部为政一方之时,身边一定不乏“抬轿子”“吹喇叭”的人,不乏掌声和喝彩,然而更诚实、更客观的评价,是在他离开之后。

明朝有个县令离任,老百姓送给他一块“五大天地”功德牌,意为:你到任时,金天银地;在内署时,花天酒地;坐堂听政时,昏天黑地;百姓含冤时,恨天怨地;离任时,谢天谢地。唐代柳宗元于柳州刺史任上四年,为民凿百井、释奴婢、办学院、修孔庙、易风俗、兴文化,造福柳州一方百姓,而且清正廉明,颇得民心。正如郭沫若诗赞:“柳州旧有柳侯祠,有德于民民祀之。”

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喜欢和爱戴的,都是实干型干部。各人能力有大小,水平有高低,撇开这个不谈,最大差别就在干不干事、怎么干事。

先说干不干事的问题。

干不干事与职位无关,与态度有关。市委书记和普通办事员,尽管职位不同,但如果真的想办事,都有各自的平台。前不久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有这样一个情节。汉东省委常委、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的妹妹因为下岗安置事宜去光明区信访局上访,但信访局办事窗口高度不足一米,这种不高不低、不上不下的“丁义珍式”办事窗口,使上访群众不得不跪着才能递交材料。当权力高高在上,群众就会低三下四。这是该市副市长丁义珍的态度,窗口里的办事员们呢,他们的态度同样重要。窗口的服务不用说什么大话,能否站在群众的角度,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答案很简单,肯定不会有“跪式窗口”,肯定能提供最满意的服务。

干不干事与任务无关,与责任有关。“责任”是一个很厚重的概念,具体说就是“要我干”还是“我要干”的问题。“要我干”,很多人就会搬出“条件决定论”,觉得千难万难,最好还是“平平安安占位子,舒舒服服领票子,庸庸碌碌混日子”。而“我要干”,就会把责任扛在肩上,不谈条件、不讲代价、不计得失,哪怕千难万难,终会想出千方百计。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一个我所景仰的人物林则徐。1842年,林则徐在鸦片战争后以带罪之身被遣新疆,经过4个月零3天的长途跋涉到达伊犁后,他带着病体,利用业余时间认真考察社情民意,积极向伊犁将军建言献策,组织开垦了城边的20万亩荒地,与当地官员绅民共同捐资,并运用自己在内地长期治河的经验,历时4个月带头捐资并修建龙口工程,可灌溉农田十余万亩。到如今,这条宽广的渠道碧波粼粼,仍滋润着广袤的土地,当地人民称之为“林公渠”。年近六十的他还携带帐篷、粮食、被衾,迎着风沙,夜卧毡庐,经过半年多的勘查,跋涉两万里,再得可垦荒地60余万亩……

在很多人看来,林则徐被流放新疆的三年,是他一生中最痛苦、最悲愤、最艰辛的日子,他有无数理由少管闲事,现实也完全不适合于做事。但他却奔走万里、殚精竭虑,为新疆各族人民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林则徐精神的激励下,我在援疆期满后,因工作需要继续留任3年。为了受援地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我主动请缨,和当地各族干部群众一起规划、建设、招商、运营。为此我付出了很多,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一个规模宏大、前景广阔的产业园区呼之欲出,数万人就业脱贫指日可待。很多人都不理解,组织上没有下达给我这么重的任务,当地也没有硬性要求,我为什么还要自我加压、自讨苦吃?其实不为什么,就为那份肩上的责任,那份群众的期待。

干不干事与利益无关,与情怀有关。清代官员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讲了一则寓言故事:一个官员在阎王面前自称生前所到之处只饮一杯清水,我虽无功却也无过。阎王斥道:如果不贪就是好官,那在公堂中设一木偶,连水都不用喝,岂不更好?故事虽为虚构,道理却很深刻,那就是你有没有那种为民付出的情怀,“做”和“混”反映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

南阳内乡县衙有一副对联:“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这是古人强调的为官之道,值得我们反思。我在乡镇当镇长的时候,正值镇区建设快速推进的阶段,但因镇区的一个住户不配合而耽搁了工程进度。有一天半夜起大风,我放心不下,就赶去工地现场查看,正好遇到那个住户,他知道我为了工程的事而来的时候十分感动,当场就表示,镇长为了公事这么尽心尽力,他第二天一定全力配合政府工作。一件难事就这么化解了,这让我感到很意外,也让我深受教育和启发。

那时镇上有一个文化广场,每晚都有几百人跳舞,只要没有特殊情况,我几乎每晚都去那里和群众交朋友、拉家常,听取他们对各项工作的批评意见和不同看法。一段时间以后,我几乎认识了那里所有的人,他们也和我无话不谈,政府所有的工作,大家热心建议并宣传,政府遇到难事大家都帮着解决,很多问题和矛盾及时化解在萌芽或初始状态。事隔多年,我早已调离乡镇岗位,部分跳舞的群众现在和我还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相信他们也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

再说怎么干事的问题。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但这里我们只谈认识论,不谈方法论、过程论的问题。

一个干部想干事,就要敢于担当。习近平同志早在任职浙江省委书记时,曾经撰写过一篇《要拎着“乌纱帽”为民干事》的文章,强调“每一个领导干部都要拎着‘乌纱帽’为民干事,而不能捂着‘乌纱帽’为己做‘官’”。在今天读来,依然振聋发聩。

然而在现实语境下,很多人在“捂着乌纱帽做官”,而非“拎着乌纱帽干事”,在他们的价值取向中,民不救可也,然官不能不当。

“捂着乌纱帽当官”,就是当“太平官”,遵循“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自保逻辑,做不得罪人的“老好人”,但如果一个人上下和顺、左右圆通,在谁面前都是好人,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好人,更不是一个好官,因为他没有原则、没有担当。这样的干部见事就躲,见难就退,强调维持现状,只谋人不谋事,和谁的关系都好,和谁都没有冲突,却特别会琢磨领导的心理,以“数字秀”“口号秀”“报告秀”为生。就像一个水龙头坏了,他们不去修龙头,倒是忙着拖地,这样既不会被同事嫉妒,又不会被领导挑刺,踱着方步,几年一升,在仕途上风生水起。做官不担当,本质上讲是作风问题,更是党性问题。在《论语》中,孔子称这种“一团和气”的“泥鳅干部”为“德之贼也”。

而“拎着乌纱帽干事”就恰恰相反,他们看轻“乌纱”,看重事业,“做事像疯子、做人像傻子”。他们为了工作不退缩、不耍滑、不奉迎,遇到问题敢面对,遇到矛盾敢处理,遇到歪风敢斗争,敢于拍桌子、说硬话。他们没有时间融通领导的关系,自认为工作实绩才是对领导最好的回报。毫无疑问,这些人有时也会吃亏在前、受伤在前,常常会流了汗水流泪水。但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得罪了少数人、丢了少数选票的同时,却能赢得群众的青睐。

一个干部想干事,就要大公无私。有人问国学大师季羡林“什么是好人”,他说“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多的人就是好人”。我认为对干部的评价也同样适用,一事当前,考虑公众利益、群众利益比考虑个人利益多的干部就是好干部。有些干部对地方和老百姓有利的事,执行落实不力,凡对个人有利的事,即使有损于全局利益,都执行得“很彻底”。为什么现在群众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却对干部仍有那么多意见,这和干部队伍的作风有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也只有从干部做起,少打“小算盘”多摆“大棋盘”,说到底还是要真心实意为群众服务,让群众感到干部在做实事。

有这样一句话:“官大官小不由己,干不干事全由你”。有时候,你可能默默无闻地做了很多工作,也付出了很多,可别人却不一定能看到,那么你会不会继续付出?如果回答是“会”,那么恭喜你,因为这已涉及人生观、价值观的话题。这样的精神追求和行动自觉,已超越了做给谁看、为什么做的问题,是区分公仆、干部、政客的最真实的“试金石”,是处理做人、做官、做事三者关系最有效的“平衡器”。

 
  • 主办:江苏省对口支援新疆驻伊犁州前方指挥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jsy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新疆伊犁州党委组织部信息管理处
  • 联系地址:江苏省对口支援新疆伊犁州前方指挥部
  • 联系电话:0999-8195705 传真:0999-8195708 邮编:83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