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江苏援疆网

今天是:2019年08月23日

您当前的位置:江苏援疆网 > 援疆动态 > 镇江-四师 > 正文

兵团情节 团场情怀——七十七团援疆干部房永

2019-06-04 17:02:39

    题序:日子过得真快,眨眼间两年就这样飘走了,留下的有开心,有幸福,有遗憾,有困惑……且行且思,且思且行,也许人到中年,几许白霜染亮了双鬓,沉淀岁月中增了一份从容和淡定。随风而逝的,铭记在心的,开心的烦恼的,又一次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融入团场  用心援疆
    “天下没有远方,来了即是故乡。”有人说,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中国之美。我觉得要加上这么一句:不到兵团,不知兵团人之无私奉献。2017年,我从“水乡江南”飞到了“塞外江南”,在白雪皑皑的季节里来到了第四师七十七团,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纯净洁白,大美新疆给我留下了第一印象,也更加坚定了我为新疆的发展而努力工作的信心。也许是团里上下对我倍加照顾的缘故吧,我倒没有孤单寂寞冷的感觉,克服了水土不服的不适,和团里的同事打成一片,一起扫雪、堆雪,一起挖坑、植树,学会了在沟渠里分层铲雪,学会了如何根除刺芽子。日子在新奇而又开心中走过,走部门、进企业,下连队、进毡房,不到三个月时间,我随着团领导已走遍七十七团的角角落落,踏遍七十七团的沟沟坎坎,全程参与《七十七团乡村振兴战略调研报告》的调研、起草、修改,独立完成了《团场农业循环经济、生活垃圾和污水无害化处理调研报告》。工作中周围初识的人慢慢亲近起来,陌生的人也渐渐成了熟稔的面孔,工作、学习和生活也渐入常态。平日我一有空就到戍边路去散步,最喜欢道路两侧的白杨树,时常想起茅盾的《白杨礼赞》,“这是虽在北方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那样粗细,它却努力向上发展,高到丈许,两丈,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在我的内心深处,感觉这段文字就是专门为兵团人而作的,兵团人在气候恶劣、资源奇缺的条件下开辟了绿洲,并一代代地传承下来,努力向上发展,为边陲的稳定与发展付出了自己的一切甚至几代人的幸福。在与团里领导和同事的相处中,让我更加领略到兵团干部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可贵精神。对于这里看到的一切,我越发钦佩他们,暗下决心力争做一个履行好使命的援疆人。也许在内地人眼里兵团人都算“奇葩”了,尤为记得2018年元旦至当年10月底,全团上下几乎没有双休日、节假日,哪怕是春节这样的重要节日。24小时值班是自己带饭菜或电话订送餐的,值班调度是要按程序报告敬礼,随时要做好上级抽查问题准备的;民兵训练是经常的,四季训练服是要自掏腰包的;走亲入户也是要自掏腰包慰问、自带被窝入住的,入住要交伙食费的;开会经常穿正装、不准带手机、不能做其他事的,随处走动也是万万不能的;开车走在路上,遇到行人走路,不管认识与否都会主动停车询问“搭车捎一段”的;其他的就不一一列举了。不来兵团,就不会感受兵团人的无怨无悔、博大胸怀;不来援疆,就不会感受民族大团结的重要性。
                                    结对亲戚 用情援疆
“有一些日子注定是要被怀念的。”记得第一次到结对亲戚拜山拜家还是大雪飘飞的日子,团政工办的李浩和十连的哈萨克族干部马达陪我一起登门的,拜山拜大哥早早在门口迎接,一个50多岁身材魁梧高大的哈萨克族老汉,不停地操着不太熟练的国语“你好”“你好”,热情表达对我的欢迎。一大家子从屋子里迎出来,把我们请进了屋子,暖洋洋的房子里到处洋溢着温馨的感觉,桌子上堆满了葡萄干、巴旦木和叫不出名字的各类点心。我们刚坐下,一碗碗热腾腾的奶茶就端在手里,听着马达用哈萨克语向大家介绍我的情况,我也用刚学会的哈萨克语“扎克斯”向他们问好。通过马达的翻译和我们的逐步交流,我了解了拜山拜一家的情况:家有3个子女,长子已经成家立业,长女离婚带着一子生活,次女在乌鲁木齐读大学,家里主要经济来源靠养殖牛羊,生活条件算是一般。接下来的日子,我几乎每月都到他们家里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教娃娃唱国歌,教拜山拜夫妇学说学写国语,宣讲法律知识等等。他们每逢库尔邦节等重大节日,都要把我请到家里坐在主位上,分享他们的快乐和幸福,每次宰杀牛羊时都要分我一杯羹,把最好的牛羊肉放在我的手中,看着我开心地吃掉;他们在困难时也会找到我,寻求我的理解和帮助,大女儿帕孜失业在家,又有娃娃要抚养却没有生活来源,我多次与团领导沟通,与人武部、边防连协调,为她找到了护边员的岗位,让一家人不再为大女儿的生计发愁。他们的淳朴热情让我也乐在其中,几乎把我当作他们家最最重要的客人了,巴郎子、小古丽每次见到我都团绕在周围,操着不太熟练的国语讲述他们幼儿园的故事,连小援疆的记者们见到他们和我如此熟稔都有点羡慕了。还记得有一个晚上,我在他们家入住,拜山拜的孙女小古丽恩珠突然问我,“今后你走了我们还是不是亲戚啊?”一家人都用期盼的眼光盯着我,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们,“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都是!你们长大了都可以到镇江去找我的。”恩珠和巴郎子延孜都高兴得围着我蹦来蹦去,我也像喝多马奶子酒似的醉了。
  • 主办:江苏省对口支援新疆驻伊犁州前方指挥部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jsyj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技术支持:新疆伊犁州党委组织部信息管理处
  • 联系地址:江苏省对口支援新疆伊犁州前方指挥部
  • 联系电话:0999-8195705 传真:0999-8195708 邮编:835000